70年,礪劍鑄盾衛中華——“偉大歷程 輝煌成就”大型成就展中的國防科技發展足跡

  ■解放軍報記者 佟欣雨

01.jpg

制圖:扈 碩

  70年風雨征程,70年砥礪奮進。

  “偉大歷程 輝煌成就——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”,開幕至今吸引大批觀眾前往參觀。據統計,截至11月1日,成就展累計接待觀眾突破100萬人次。

  令人矚目的是,此次展覽評選出150個“新中國第一”。其中,新中國第一架噴氣式殲擊機首飛成功、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、第一艘自主研制的核潛艇正式交付海軍、第一艘國產航母出塢下水……那些難忘的“第一”標定了70年國防科技發展的堅實足跡。

  展覽是一部濃縮的時間簡史。讓我們從一張張老照片、一件件實物模型中,探尋這些輝煌成就背后的故事,解讀它們所承載的強國強軍使命。

  那些彪炳史冊的大國重器

02.jpg

  1964年10月16日,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在羅布泊核試驗場爆炸成功,打破了少數國家的核壟斷。這是觀眾在成就展上參觀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模型。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攝

  步入展廳,跟隨時光穿梭至1956年。抬首可見,上方懸掛一架國產殲-5型殲擊機模型。這是新中國第一架噴氣式殲擊機,它標志著我國成為當時少數幾個能夠制造噴氣式飛機的國家之一。

  1956年7月,在東北某機場,一架銀白色的噴氣式殲擊機騰空而起。在飛機機身前部,印著幾個鮮紅的大字——“中0101”。這個代號的意思是,新中國生產的噴氣式殲擊機的第一批第一架。

  1956年10月1日的國慶閱兵式上,新生產的第一批4架殲-5型殲擊機,從天安門上空飛過。正在天安門城樓上檢閱的毛澤東主席,指著飛機對外國朋友說:“我們自己的飛機飛過去了。”也是在這一年,他在《論十大關系》中寫道:“自從盤古開天辟地以來,我們不曉得造飛機,造汽車,現在開始能造了。”

  從第一架噴氣式殲擊機首飛成功,到第一個導彈訓練試驗基地成立;從第一枚近程地地導彈發射成功,到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;從第一次成功發射導彈核武器,到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……我國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基本形成中國特色國防科工體系。特別是“兩彈一星”試驗成功,打破了霸權主義核訛詐、核壟斷,極大提高了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。

  “萬物得其本者生,百事得其道者成。”進入新時代,國防科技數個“第一”的含金量不斷提升,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邁出堅實步伐。我國自主設計建造的航母出塢下水、“天河二號”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超級計算機相繼登頂超算之巔、北斗衛星導航系統開始提供全球服務……我們為每一次重大創新突破而歡欣鼓舞,同時也期待未來越來越多的“大國重器”名留史冊。

  那些勇攀高峰的自主創新

03.jpg

  6月17日,新一期全球超級計算機500強榜單面世,中國超算上榜數量蟬聯第一。這是安裝在國家超級計算無錫中心的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超級計算機。新華社記者 李 響攝

  縱覽70年發展成就,兩張照片展現出一個文明古國向科技創新大國躍升的決心和步伐:1978年3月,全國科學大會在京開幕,發出“向科學技術現代化進軍”的號召;2016年5月,科技界最高規格的三大會議——全國科技創新大會、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大會、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首次同步召開,吹響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號角。

  從“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”到“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”,從科教興國戰略到創新驅動發展戰略,70年來,科技“集結號”每一次吹響,都釋放出強大動能。

  國防科技發展水平直接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經濟、科技和國防實力,是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。武器裝備是軍隊現代化的重要標志,是國家安全和民族復興的重要支撐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“兩彈一星”的試驗成功,有力捍衛了我國國家安全、奠定了我國重要國際地位。進入新世紀,神舟飛天、“北斗”導航等重大國防科研成就的取得,不僅帶動了我國科技快速發展,而且彰顯了我國的綜合國力。

  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《2019全球創新指數報告》中,中國排名第14位,位居中等收入經濟體之首。縱覽70年發展成就,我們發現,“自主研制”“自行設計”的關鍵詞貫穿全過程。每一次重大科技成果的取得,都離不開自主創新的動力推動。從第一架殲擊機、第一顆原子彈,到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奪得世界超算冠軍,我國的國防科研成就已經從新中國歷史上的“第一”,逐步向全球科技領域的“第一”邁進,“第一”的含金量不斷提升。

  那些燦若星河的閃光名字

04.jpg

  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在國家重大工程建設中發揮了關鍵作用,耀眼成績背后,有一支優秀的運載火箭研發團隊。這是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總裝車間,科研人員正在對尾裙。新華社發

  此次展覽通過圖片和模型的形式,展出諸多國防科技創新成就,吸引大批參觀群眾駐足。國家繁榮,離不開人民的奮斗。每十年設立的一面“英模人物墻”,則將觀眾的視線從形形色色的“大國重器”,轉向這些成就背后默默奉獻的科技工作者。

  “兩彈一星”元勛、全軍掛像英模林俊德、核動力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、載人航天工程首任總設計師王永志……一個個閃光的名字,書寫了時代的精神底色。不僅是他們,還有更多科技工作者“干驚天動地事,做隱姓埋名人”。上世紀60年代,我國在航天城進行了“兩彈結合”試驗。“陣地七勇士”立下了“死就死在陣地上,埋就埋在導彈旁”的錚錚誓言,圓滿完成指揮操作任務。直到40年后,他們才漸為人知。

  正如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、著名核物理學家于敏說的那樣:“人的名字,早晚是要沒有的,能把微薄的力量融進祖國的強盛之中,人生足矣。”

  近年來,我國科技創新的土壤更加豐沃,一系列高精尖人才培養、使用、激勵和競爭的機制不斷完善。

  今年1月,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京舉行,陸軍工程大學錢七虎院士,從習主席手中接過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證書。此次頒發最高科學技術獎,不僅將獎金提高至800萬元,同時首次設計制作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獎章。

  事實證明,“創新之道,唯在得人”。歸根結底還是要依靠人才,才能讓我國在科技創新領域跑出自己的“加速度”,提高原始創新能力,破解關鍵領域核心技術,實現高質量的發展、實現“強起來”的飛躍。


重庆时时安卓客户端 中国福彩新快3 郴州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 浙江飞鱼 快乐扑克开奖记录 足球比分推荐 大s赚钱养家 五子棋大师无广告版 秒速时时彩 千炮捕鱼技巧打法 快乐10分奖金计算 网上直播老虎机赚钱吗 辽宁35选7 代理招标如何赚钱 河北时时彩推荐号码 卖淘宝小号真的赚钱吗 516棋牌游戏中心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