賀曉英:馬桑花開光榮院

  文 | 湘軍宣 艾心

0190929140933.jpg

賀曉英為老人修剪指甲

  33年前,25歲的賀曉英踏進張家界市桑植縣洪家關光榮院,從此與生活在這里的革命老人結緣。她像對待親生父母一樣精心照顧124位革命老人,先后為93位老人披麻戴孝、養老送終。她既當院長,又干著護工、廚師、小工的活兒。33年過去,青春不再,歲月留痕,她用執著堅守,為光榮院的老人們營造了一個安樂祥和的家。

  為啥要當“服務員”

  1986年,賀曉英來到洪家關光榮院。從一名臨時服務員做起,她樣樣活都要干,做飯、洗衣、挑水、劈柴、搞衛生,為老人洗臉、梳頭、剪指甲……家人親戚知道了反對她,同學朋友也不理解,好好一個年輕姑娘,就這么一輩子在光榮院干雜活、伺候老人嗎?

  賀曉英不這么想。生活在光榮院里的,是老紅軍、老赤衛隊員、老八路、老戰士和烈士親屬,而她的爺爺就是紅軍烈士。“我要用一個紅軍烈士后代的孝心盡孝,照看好在革命戰爭年代和新中國建設中做出貢獻的親人們。”她用這句話回答所有關心她的親戚朋友。

  賀曉英還深深記得一個故事。那是小時候爸爸帶她去光榮院,聽老人們講的。桑植縣洪家關,是賀龍元帥的故鄉、著名的桑植起義策源地。賀龍起事后,族兄賀連元一直跟隨。1930年,賀連元在戰斗中犧牲,留下年輕的妻子湯小妹。1931年,賀龍來到湯小妹家,托付一件重要的事情——照顧留下的6個紅軍傷病員。

  國民黨清鄉隊來追捕傷員,湯小妹將傷員藏在山洞里,自己帶著兒子往山頂跑,引開敵人。但這是一條絕路,敵人越追越近,湯小妹故意大喊:“胡子(賀龍)把你們交給我,你們怕連累我,怎么就跳了崖?我怎么向胡子交代啊。兒啊,要死我們娘兒倆與紅軍死到一塊兒。”喊完,娘兒倆牽手躍下懸崖……懸崖深不見底,敵人誤以為紅軍傷員也跳了崖。

  這故事,賀曉英聽一次感動一次。為了保護紅軍傷員,湯小妹帶著兒子跳了懸崖,我是烈士后代,照顧好革命老人,吃點苦、受點累又算什么?

  老人們的“好閨女”

  “趙叔叔,最近天氣溫差大,要多穿衣服,不要感冒了!”

  “鐘叔叔,最近下雨路滑,你走路慢一點。”

  賀曉英經常一邊忙活著,一邊隨時留意老人們。多年來朝夕相處,他們的感情勝似親人。

  戴桂香老人是賀龍元帥的堂弟、紅三軍第二師師長賀錦齋烈士的夫人,也是1958年洪家關光榮院建院后,入院的第一位革命老人。老人在光榮院度過了37年,而賀曉英整整伺候了老人10年。戴桂香去世前兩年就臥床不起,賀曉英一口一口地給她喂飯,幫她洗臉、洗澡洗頭,端屎倒尿。1995年,95歲的戴桂香離開了人世。彌留之際,她一聲聲地呼喚:“英兒,謝謝你,我的好孫女。”

  光榮院還有一位80多歲的詹進成老人,早年曾入朝作戰,是傷殘軍人,不幸中風臥床不起。賀曉英也是親自給老人喂飯喂藥,為他接屎接尿,擦洗身子。一次老人大便失禁,瀉了她兩手,又臭又臟。老人忙說:“對不起,我不想這樣啊。”賀曉英忙說:“沒關系,沒關系,我知道!你別往心里去。”就這樣,她伺候了詹進成老人1000多個日日夜夜。老人臨終時說:“曉英,你是我前輩子修來的福,是老天爺給我送來的好女兒呀。”

  2011年,光榮院82歲的谷伏登老人患了胃癌。一天,老人說想吃枇杷,可枇杷已經過季。賀曉英到光榮院后山去找野生枇杷樹。找來找去,終于在山坳里找到了樹上殘留的三顆枇杷。她將枇杷剝開,喂到老人嘴邊。老人嘴唇顫抖著:“好甜!”

  烈屬余秀英長期孤單一人,患上憂郁癥。賀曉英白天開導,夜里陪伴。在老人最后的日子,賀曉英把自己的床和老人合在一起,悉心照顧。老人臨走,掏出兩塊銀圓:“女兒,這兩個光洋我一直舍不得花。現在也沒用了,給你留個念想吧。”這兩塊銀圓如今存放在光榮院紀念室里。

  光榮院83歲的老人譚澤然編了一個順口溜,逢人就夸:“光榮院長賀曉英,她對我們最關心。雖然不是親生女,她比親人還要親……”

  光榮院成了“一個家”

  每天早晨6點,賀曉英起床,一天的忙碌也開始了。燒火做飯,送飯喂飯,養豬種菜。為老人買生日禮物、過年放鞭炮、端午吃粽子、中秋吃月餅、清明掃墓祭祖、送老人探親、接老人回院、為離世老人處理后事,每天她都要工作14個小時以上。

  光榮院老人房間里配備了空調、衛生間,娛樂室里有電視、麻將、象棋、撲克,想玩就玩,生活輕松快樂。光榮院有四畝地,賀曉英還租了附近農民兩畝地種菜種飼料,每年養七八頭豬,為老人改善伙食。

  光榮院的一面墻上,有賀曉英制作的一個表格,上面記錄了院里現住老人的出生年月。“他們生日的時候除了院里給他們發的兩百元,我自己給他們一百元,然后做一桌可口的飯菜熱鬧一下。”

  老人們看著賀曉英忙里忙外,悄悄地買了鋤頭要下地幫她干活。在光榮院,賀曉英與老人們早就是一家人了。有一年,縣民政局把5個老人“調”到縣城敬老院去,他們不習慣,吵著鬧著又回到了洪家關。

  33年來,賀曉英工作在光榮院,也吃住在光榮院,因為這個“家”的事,顧不上自己的小家。她婚后第三年,丈夫不幸患上脊椎管畸形壓迫神經癥,不久半身癱瘓。這些年,丈夫和兩個孩子全由公公婆婆照料,連父母、公公婆婆、丈夫的生日,她也只能晚上回晚上走,停留不超過一個小時。“我不是一個好兒媳,但我是光榮院里的一個好護理工。”賀曉英說得辛酸又堅定。她說,只愿下輩子來彌補對家人的虧欠。

  在洪家關光榮院門前,有棵馬桑樹,這種樹長不高,不起眼,卻生命力頑強。“我沒什么大追求,也沒什么業余愛好,每天就是做些平凡事。光榮院里的老人幸福,我就幸福。”質樸的賀曉英就如同馬桑樹。7月,講述她故事的主旋律電影《馬桑花開》開機了。

  人物簡介

  賀曉英,女,土家族,1961年7月出生,中共黨員,桑植縣退役軍人事務局洪家關白族鄉光榮院院長。先后獲“全國孝親敬老之星”“湖南省勞動模范”“湖南省優秀共產黨員”等榮譽稱號,2015年榮登“中國好人榜”,2017年3月被評為“全國崗位學雷鋒標兵”。2019年7月,獲評“全國退役軍人工作模范個人”。


重庆时时安卓客户端 江西快3几分钟开一次 现在 弄什么可以稳赚钱 新疆35选7怎么看中奖 天天街机千炮捕鱼下载 体彩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qq分分彩开奖走势图 河北20选5规则 哪一款德州扑克还能玩 胜分差是什么意思 极速快3是什么意思 甘肃11选5开奘结果 辽宁35选7出球顺序 排列三走势图2011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 以太坊公司如何赚钱 泰皇彩票群